已封

【USUK】一个不幸的晚宴&皇后果不其然闯了祸

【点文 黑桃国】

不幸的晚宴 【上】

  我很抱歉,我可能不是很想看到你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

  真是让人绝望。你也是,那些人也是。

  这么说说你们就信了?

  不过,我不会喜欢你。

  我很抱歉……Alfred。

  因为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你从那之后再也没叫过我的名字。

——

  吞一杯热酒,一饮而尽。然后你倒了。喂,亲爱的,亚瑟你还清醒吗?

  你看上去糟透了。

  我也是。我也喝醉了。

  皇后自己的提议,结果最后出糗的也是你。你的表演真是太精彩了。

  国王难得喝醉无伤大雅,你作为皇后站在百人圆桌上跳脱衣热舞还踢翻了我面前的银餐具,那就是你的问题咯。

  我得说,幸好没有多少人看到,不然我说不出我会做些什么。

  酱汁的污渍特别难洗,你就用你的汗水浸湿我的衬衫,然后把白色的体液作为洗涤剂抹在上面吧。

  我喝酒了,在你的卧室里——没脸红,我没在害羞——我让你不安了?

  傻瓜,我又不是第一次进你的卧室,平时我们有事商讨不都会在外面的会面室的嘛。

  算了,你看上去很不清醒,看在国王的大度上我应该作罢,但是这是难得的机会。

  我能让你脚背绷紧,抬起你的腰并让你尖叫出声。

  你看,我在解你的腰带了,你竟然不知道反抗,太棒了。

  我在吻你的脸,你害羞得缩起了身子,张皇失措。

  亚瑟,你真可爱,我爱你。

  你真的不逃?

  我爱你。

——

  你的身体好暖,有一层薄薄的汗,泛红的皮肤在颤抖着。

  我把身体压进你的身体,拉开你的裤子,拉起你的衣服。

  舔舐,怎么样?感觉如何。

  你的反应太好了,我都不敢置信,这是你,色情得可爱极了。

  我握住你的这里,揉动。你很快就挺起了纤细的腰。

  亚瑟,亚瑟,我爱你。

  我吻你的头发,脸颊,耳垂,脖颈,锁骨,胸口,腰线,膝盖,脚踝。看到上面印下的一朵朵红玫,我很激动。

  亚瑟,你就快变成我的了。

  整件事让我身体内躁动不安,停止不住心脏激速的跳动。

  承认我,亚瑟。

——

  可笑。

  阿尔弗雷德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我是说,他的改变让我不得不去注意他的一言一行。

  他想做点什么,我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但我知道他会做什么。

  “发生了什么?我才想问发生了什么,祖神在上!”

  啪,我把一叠文件堆在黑桃骑士的面前,“拜托能不能让他找点事做?我的意思是,在他产生更强大的破坏力之前阻止,哦,改变他现在的行为轨迹,让他忙起来!”

  “现在的国王不是挺好的吗,皇后。”他漠不关心地翻着那摊文件,“他什么时候做出点什么事了?难得他开始自己处理事情了,国家政务,人民需求,进行独到见解的剖析,等条件成熟,所有的规定全部走完,然后改革。完美啊。”

  “不,不,不,事情不会这样的。他很快就会发觉无论如何都是前景微妙,他放弃之后我们的工作量会超乎想象的多,多谢他。”

  “别这么说,皇后。国王从来没怎么自己做过独立的工作……”

  “我正在做,努力尝试,尽善尽美。”

  “您好,国王大人。今天也来了?”

  “当然,不能让某边啰啰嗦嗦的人妨碍我的权利行使。”

  “那不叫妨碍,阿尔弗雷德,是引导你走向正确的道路,积极的建议和修补,别把消极的说法代替了应有的积极面。”

  “好啊,我亲爱的皇后。又要一大早就来妨碍我吗?我只想对你说,你也该听听我的提议了吧。”

  “哦,好吧。你说。”他又装作听不到我的话了。

  “发布消息,让使魔传唤,一周后我们将在黑桃的盛大派对怎么样?主办人是我,策划人是你和王耀,这不但能提升我的名声,还能与别的国家,比如红心国,进行深度的交流,建立良好关系,多好啊!”

  “我请求你再说一遍?”

  “我说,我要举办大型晚宴,把想到的国家全部召集过来。”

  好吧,我努力对他微笑。

  这个笨蛋。

  “富有生机的建设性提议,国王大人,不过有点地方由我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我觉得……”

  “等等,王耀。我来跟你说,要举办晚宴?所有的国家?包括红心和梅花?明知道我作为前国王的时候跟红心严重交恶?恕我直言,就目前情况来看,你在继任国王之后曾经与红心进行大型外交活动吗?”

  “没有,我想这不成问题,我相信你有办法解决的。不过我不打算邀请梅花。”

  “这是赤裸裸的宣战,阿尔弗雷德!”我皱眉,盯着他,“我想还是不要比较好。”

  “凭什么?”

  “什么?”

  “为什么?我是国王,这个国家最强大的绝对王权!”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你确实是被挑选出来的强者,但别忘了,阿尔弗雷德,我是前国王,同样是整个国家最强的掌权者。”

  “曾经。现在是我,你是我的皇后。”

  “见鬼去的皇后,这种只适用于平民百姓的规矩,我不过是由于身份问题情况更加复杂难以拒绝而已。如果不是有由国王指定的皇后不得拒绝的规矩,我当场把你揍死。”

  “但是你现在得听我的话,皇后。”

  “哦……确实如此,不过你也会听我的。”我又看了他几眼,转身走出了房间。

  皇后,皇后,又是皇后。

  自我成为他的皇后以来,他再也没有像原来那样叫我“亚瑟”。他不认为我是他的亚瑟了,他在否认我。

  收养小阿尔弗雷德的时候我绝不会想到他会让我成为他的皇后,即使我知道他一定会成为新一代国王。现在我后悔了。

  这是个彻头彻尾的失败,既是失败又是成功,分析总结下来,对国家而言利大于弊,一个强大灵活的国王;对我而言弊大于利,从天而降的天大麻烦。

  话说回来,至今为止他也没对我做出什么,我只能说看不懂他这么做的原因出自什么目的。嗯哼,如果他只是一时兴起,我会让他后悔的。
  
  我现在就因为这个该死的皇后冠冕,连女人都不敢碰,还要接受外人意味深长的目光,事已至此,再解释我对男人没兴趣也晚了,毫无意义。

  一切多亏新任的国王。好吧,现在我们的国王大人在干什么呢?我希望他什么都别碰,千万别动什么改革之类的小心思,他只要把精力放在该有的地方就够了,对他而言是最好的,对我们而言也是最好的。


  “耀……等等,这里发生什么事了?”看到骑士精疲力竭地趴在巨大的黑木桌上,我震惊了。

  “亚瑟……呃……我不得不说,事已至此,我十分抱歉,虽然我已经跟他详细解释了后果,比如会引起动乱,游行,战争,不过照国王目前的行为趋势,他很快就会引起新一轮大麻烦。”

  “给他的那一大堆没用的文件呢?”

  “国王说不想看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把这些扔给我就跑了。”

  “国王人现在在哪里?”

  “我想……他现在大概正在……”

  头顶上方凭空出现了黑色的小蝙蝠,使魔,我看了一下,传音用的使魔。

  糟了,这个家伙。

  三秒后从使魔的身体里穿出了阿尔弗雷德的声音,巨大的,具有穿透力的独特声音。

  “黑桃国国王,阿尔弗雷德.F.琼斯现在进行让人振奋的通告。今天天气不错啊,心情愉快。我想到,在这种适当的时候,理应有一个让人惊喜的事情发生,因此我在这里宣布,一周后我和皇后将在黑桃城堡的外院地区举办盛大的晚宴,邀请你们和外国各位的加入,欢迎加入派对!好天!”讲话完毕,蝙蝠自动消失了。

  “……”

  我大概脸都青了,看向王耀,他的脸色也十分精彩,我们快因为我们的国王变成调色盘了。

  我颤抖着捂住了脸,太可怜了。我当初是瞎了,觉得阿尔弗雷德能继任我成为优秀的国王。

  “怎么办,皇后?”

  “我在想。”

  “国王已经正式宣布了,想取消可能……”

  “我知道!我知道!”

  麻烦就是用来解决的,我脑中现在有十几个方案,只有两三个能够有效的尽快实施,付诸行动。
  
  “我有一个想法。”




  “阿尔弗雷德,你的行为……我得说一句……”

  “天哪,别说一句,你一句话说下来就是一篇长篇小说。你知道我很不喜欢你这点。用简明扼要的话说,不要长篇大论。”
  
  ……什么一点,国王大人,你什么时候喜欢过我的哪点了。

  “好吧,简洁明了。明晚,请你准备好晚宴的演习。”

  他不屑地轻哼道,“演习?哼,皇后,你开玩笑,晚宴需要演习?”
  
  “鉴于目前状况来看,極需。”自大狂的国王陛下,手撑在脸上一动不动地看着我。我感到一丝毛骨悚然。

  “阿尔弗雷德,这真的,真的是必要的。”既然他用一副威严的姿态面对我,我也以礼还之,重整自己的立场面对他。

  “你确定?”

  “当然确定。”

  “那你过来吧,坐过来。皇后。”

  坐过去?我对他笑了笑,往后退了一步。

  “不,我想还是不用了。”

  “你坐过来我可以考虑明晚配合你。”哦,大Boss发话了。我不情愿地蹭了过去,一拖再拖,显然激怒了国王。

  他拽住我的手,把我扔到了会客室的长座上。

  “阿尔弗雷德?!”

  “皇后,”他的蓝色眼瞳沉沉地压了上来,“哦,皇后,你在想什么呢?”

  “别用那种称呼叫我,我有自己的名字,阿尔弗雷德。”

  “我能让你认清自己的身份和地位,你不是国王了,皇后。”

  ……我把头扭向一边。阿尔弗雷德这个笨蛋,事到如今说的话毫无逻辑性,我什么时候不承认自己是他的皇后了。

  “嗯……好吧,你想怎么做?”

  “晚上来房间。”
  
  “又要?”
  
  “有你比较好。”

  “好吧。”虽然我满心想拒绝掉,小孩子一样的玩闹,又耗精力又耽误事情,我却不得不奉陪。



  我快步走回,在二楼的楼梯上遇见了王耀,他问我,“怎么样了?国王他?”

  “我想喝杯茶,去茶间?”

  他默许了,跟着我到处于地面花园中央的圆顶庭里喝一杯茶。

  “现在他听话了。”我举着茶杯,对他说道。

  “还是你出面好啊……”对方做了个深呼吸,缓解下焦躁,“我快被压力弄得头发都掉光了。”

  我盯着他。

  “怎么,我脸上有蜘蛛吗?”

  “不,我看你脸色不好,这段时间好好休息吧。”我安慰他,我觉得他的发际线还不错。于是我摸了摸我自己的。

  “谢谢。”

  “好吧,别谢我,我们两个一直在麻烦你。我才该道谢。你在黑桃国的骑士一职上坐了多久了?”
  
  哈,他笑了。“别问我这种问题,我已经记不清了。”

  “你想过任职国王吗?”

  “皇后,别开玩笑了。我坐过那个位置,然后才决定不做的。”

  我为他说的话惊讶了,“你曾经做过国王?哪一个?”

  “算了吧,太早之前的事了,现在才好啊。”

  他摸着透明的茶杯,长长地吐息,“真让我怀念,以前我尝试过普及茶叶,那真是个艰巨的任务,不过最后成功了。”
  
  我挑眉,这些事都是我没听说过的,他从来没讲过,我也从没想过问他。今天他难得起兴致跟我讲这些。

  “那时我猜连黑桃国都没有吧?”

  “那时只有一个国度。”他撑着脸,看着身周环绕着的生机浓郁的植物,“战争让人绝望。”

  “哦,是的。”

  我在猜测他看见的世界曾是什么样的,我想我知道。

  这个国家和红心国之间的摩擦不断,从我接任黑桃国国王开始,我就跟红心国国王各处不合,我把严重的排斥感命名为“双方灵魂的拒绝”。

  但是阿尔弗雷德把所有问题都处理的很好,包括和红心国之间的问题。所以我从来没怀疑过阿尔弗雷德是一个出色的国王,除了他偶尔的脱线举动。

  “皇后,是你选择了国王?还是国王选择了你?”沉默不语的对方突然对我抛了这么一个问题,我感到疑惑。

  “你指的是……”

  “你觉得你选择了阿尔弗雷德作为黑桃国的国王,他的想法与你相同吗?或者说,他与生俱来的天赋使他成为了国王,然后他选择你成为皇后?”

  我听不懂骑士的话,不过我似乎觉得他在告诉我什么我没有想过的事实。

  “回去后我会好好考虑的。”

  不会。今天晚上还要陪黑桃国国王玩过家家游戏,我想在卧室里安静的看本书都做不到。

  花园里一片寂静,绿色爬满了亭子。

  “今天天气真好。”

  “我也这么觉得。”




  “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我进来咯……”

  我推开门,被里面的恐怖氛围吓了一跳,我指阿尔弗雷德的状态。

  他把被子盖在头顶,然后一整个巨大的山包就像是雪山崩塌前剧烈地抖动着,他把头还藏在了被子里,看上去像个被砍了头控制不了自己身体的僵尸。

  我冲上去把被子使劲掀开,但对方随着我的动作拽得更狠。从雪山内侧隐隐约约传来国王大人的哭腔,“别拽啊,皇后!我正在努力抗拒床板外的鬼侵入我的床封印领域内……”

  “什么鬼,看你的样子!阿尔弗雷德!”我一使力,把被子揭开,暴露出了趴在床上的国王大人。
  
  他尖叫了一声,抱住了我,顺便把我压在了床上。

  “……”我们的国王真是蠢蛋,我这么冷静地评价道。

  “如果你害怕恐怖故事就别读。”

  “我并不是害怕!”他还跟我据理力争,“我只是……只是不擅长!”

  “哦,是吗,不擅长?我要回卧室了。”我准备起身离开,又被阿尔弗雷德压了回去。

  “等等……你先别走。”

  国王似乎总算意识到了自己刚刚有多么可笑,脸红着找回形象。

  “我说,你今晚得陪着我,皇后。”

  “陪你度过难熬的夜晚?”我揶揄他。

  “去你×的,皇后。”



  

  

评论
热度(72)
  1. 亚瑟心拍数#0822 转载了此文字

© 心拍数#0822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