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封

准备离开LOFTER,早期对自己的期待都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并且LOFTER也变得很陌生。
很多博文给锁了起来,其余的先不删。
考虑搬文章到微博上,去微博发文章也一样XD
我打算找找还有哪里可以闲聊,发文章的地方,然后换个地方待着 =)

【USUK/APH】他在阴沉的白天等着阿尔弗雷德敲门。


  

  

  他在阴沉的白天等着阿尔弗雷德敲门。一直等着。


  他活在悲惨世界,作为一个苦刑犯,他幸而找到了圣徒主教*。

  

  


  在车水马龙的威勒士街道*上,来来回回的西装革履们和两旁酒馆里情绪高昂的男人们形成反照。几个年纪轻轻的小醉汉大声喧闹着甩着他们手里的棱形杯。琥珀色的酒液在杯子里旋转得越来越快,象是在轱辘的风车里搅动,最终把它甩出了杯壁。


  残阳打下的光晕在复式建筑之中被分割成一道深一道浅的色块,模模糊糊地涂在了街道上。这幅油画般朦胧的景象调动起了他们的情绪,让他们仿...

[USUK/APH]如梦初醒 Awakenings 第一章

01



我不知道现在脑中的记忆有多少是正确的,但是关于我的家庭背景,我回想了无数次,觉得无可置疑。


地道的英国家庭,父母在伦敦从事福利相关行业,家里经营着一所私人疗养院。我相安无事地长大。


在风平浪静的十一月,我在苏荷区蛛网般的小街里跟着弗朗西斯瞎晃悠,对大波金发的背影吹着口哨来引起她们的注意,从音像店逛到性用品店,再从狭窄的建筑群中挤出来。


十一月的天偶尔晴朗,大多时间雨水涂满了街道,白天街上融为一体的灰暗色调让人难以想象夜晚活泼起来的色情行业。弗朗西斯那个贱人,去学校前涂一层五十加防晒霜,抹唇膏,挥点香奈儿香水,特别在这...

[USUK/APH]如梦初醒Awakenings 序章


图自言叶之庭


Like a freak正式改名为Awakenings。修改稿试水重发,之后依次发上来:)



我喜欢这里的慢生活,无心之举带来的灵感让我心情愉悦。


米达尔的傍晚优雅迷人,比起坐在办公室里浪费掉大段的时光,我更喜欢坐在小巧精致的阳台上,看整齐低矮的房屋和远处的山脊被蓝紫色层层洗染。


空气中终年漂浮着的寒意从空中降落,我深深浅浅地呼吸着。米达尔被雪山包围,抬头就可望见厚厚的积雪覆盖下露出的群青色山脉。我坐在三楼的一张白色的铁皮椅子上,头顶上高高地压着灰白的积云。


很快要下雪了。


我端起小桌上的瓷茶杯,被冰岛特色花纹装点的它捧着满满的红茶,热雾

【UKUS/APH】Flower

带R英米,注意避雷。
说起来一期企划文解禁放在昨天,真是一个好日子。

他终于拥有了全部的自由,他最梦寐以求的自由。然而,无尽的空白逐渐转变为茫然与恐惧,他站在迷雾前方,希望与他一同停滞在悬崖边,那里只剩下深渊。他长久地驻足在原地,他成为了自己的坟墓。
 
阿尔弗雷德转了转眼珠,周围一切正常,似乎没有任何异常的状况。但他紧张得心脏发疼,因为某些不可告人的事实,他必须得小心翼翼。他拿起桌上的森海塞尔头戴式耳机,塞进紫色的书包内层,然后重复了好几次拿起塞进去的动作。拿起书袋,塞进背包,拿起笔袋,塞进背包,拿起收纳袋,塞进背包。他机械地重复着这两个行为的时候,还同时瞥着周围低头看书的人,看有没有谁注...

【USUK】一个不幸的晚宴&皇后果不其然闯了祸

  ——我以为这篇就能高能完结,仍还没有。最后一篇下篇应该能结束了。点文还拖这么长,有点抱歉,不知道看的人怎么觉得?

【点文 黑桃国】

不幸的晚宴 【中】

气氛真的是糟透了。
  
  我恶狠狠地划拉着手底的牛排。这个像死去的鹿肉一样硬的东西他却很爱吃,所以我也不得不陪着他吃。

  我是说,他喜欢,我就奉陪到底。

  现在怎么样?我如实回答——真的是糟透了。

  诡异的气氛盘旋在我们的头顶,我看向桌上摆齐件儿着的瓶瓶罐罐,白瓷器皿,就像一堆森森的白骨,盛着黑血与肉糜放在我的面前。

  我希望这件事就到此为止,结束,可...

【USUK】一个不幸的晚宴&皇后果不其然闯了祸

【点文 黑桃国】

不幸的晚宴 【上】

  我很抱歉,我可能不是很想看到你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

  真是让人绝望。你也是,那些人也是。

  这么说说你们就信了?

  不过,我不会喜欢你。

  我很抱歉……Alfred。

  因为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你从那之后再也没叫过我的名字。

——

  吞一杯热酒,一饮而尽。然后你倒了。喂,亲爱的,亚瑟你还清醒吗?

  你看上去糟透了。

  我也是。我也喝醉了。

  皇后自己的提议,结果最后出糗的也是你。你的表演真是太精彩了。

  国王难得喝醉无伤大雅,你作为皇后站在百人圆桌上...

新砖!感动极了!跑了一圈

【米英】FEVER狂热

让人惊异。

晨光熹微。:

FEVER狂热


  不需要星星,把每一颗都摘掉。将月亮包起,拆除太阳。


  而我以为爱会不朽。我错了。*



01


  尼古丁这种东西,终究是很奇妙的。你享受着它给你带来的慢性自杀,同时抱怨,哦上帝!为何我会迷恋上呢?



02


  我抽烟许多年了,可以追溯到十三岁。我并不太记得第一支烟是谁递给我的,总之那是学校明文禁止,于是我在放学途中一路抽,我的身高只不过五又三分之一英尺,背影

[狮子王/木刀]闲着也是闲着

Mufasa,你太蠢了。
我记得我们是从同一个基因组里分裂出来的产物。
你不适合当统治者,情商太低。
比起你先天性格扭曲好的多了。
…所以,我觉得…
想都别想。

Scar最近闲的发慌。
在某人的领导下,这里成了一个在他看来无趣至极的地方。
总之,就跟那人的性情一样无聊。
于是,Scar决定自己找点乐子。

“Scar,你这是打算做什么。”冷冷的质问不留情面地对他居高临下劈头盖脸地浇了下来。
Scar愉快地哼着小调。
这反应该死的棒极了不是吗。
“你说呢?”
不要害怕变得轻浮,自己要变得更加更加的轻浮吧。掩盖住一切,埋葬怯懦的自己。
Scar微笑着擦了擦沾染血污的双手。
“正如你所见的。”...

© 心拍数#0822 | Powered by LOFTER